document.write('');

北京pk10计划网

查看: 99|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林忠成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9-5-25 17:08:1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林忠成
楼兰的千古恨(组诗)



楼兰被自己的繁华消灭


楼兰姑娘被强盗掳走  沙漠不肯归还辽阔
把整个塔里木盆地作为嫁妆
从阿拉伯帝国的弯刀归纳出战争思路
蒙古铁蹄踏遍幼发拉底河  男人普遍低烧
陶瓷习惯于异国风情
楼兰古国被一支马帮劫持
罗布泊的波浪被古波斯语语法吸干
整个文明古国被埋在一个韵脚内
孕妇比滔天巨浪更汹涌
波斯王子娶不到楼兰公主  发动了战争

从露珠的叹息开始
这场战争在楼兰城纵横交叉的护城河上展开
佛经半夜腾起大火  藏经洞藏不住红尘之爱
凡被乌云修改过的天空都不适宜冥思  
只适宜过大碗喝酒 大块吃肉的市井生活
楼兰是个世俗城邦
它的繁华令灾难 疾病垂涎三尺

楼兰姑娘只钟情于浑身发臭的侠客
和考场失意的落魄文人      
唯独这两类人阅遍世道人心
能把楼兰姑娘当作一场终生疾病小心呵护着
腰缠万贯的古波斯语法  大腹便便的蒙古武术
从不被楼兰姑娘喜欢

你要用桃花瓣搭起婚房  把楼兰姑娘安置进去
去浪迹天涯  故意让她牵肠挂肚
或在蜜月期突然把她丢在草原深处
半夜骑马逃跑
楼兰姑娘的奇思异想在中亚诸国声名远播
她们善于用乌云酿酒  用繁星熬汤
通过浪花的穿针引线把整个罗布泊湖面缝成皮大衣
渴望在音韵学内冒险  渴望被某个神秘男子拐走

楼兰姑娘喜好攀爬悬崖  在月光下练剑
男人不读书  不求功名  不上进
挂把破剑闯荡江湖  在姑娘窗前发羊癫疯
装羊叫  浑身抽搐  双眼发直  口吐白沫

楼兰是被过度膨胀的繁华给压垮的
它由露珠 桃花 青草构成的政府
支撑不起日夜喧嚣的商业浪潮
这个古城的秘密被南来北往的商队掏空
楼兰姑娘统统外嫁藩邦  优质资源流失
大量粗燥的 大腹便便的初级加工的外族妇女嫁入楼兰
把楼兰的皇室血统污染  
篡改了楼兰古城的族谱与宗庙
  
优雅 豪侠 尚义的楼兰风格不见了
外族妇女们在大理石上种菜  在大街上养羊
在书桌上种庄稼  把歌剧院改成猪圈
三条腿的青蛙  七条腿的牛羊越来越多
巫蛊之术盛行  星相学 占卜术大行其道
孔雀河被巫术笼罩  他们信奉万物有灵论
认为每棵树 每头羊里面都住着一个妖
都唇红齿白地教人扯谎

亡国谣言起于水井边
楼兰像丝绸之路上的一个多功能插座
被波斯 阿拉伯 蒙古 吐蕃 匈奴 天竺等
强行插入异族文化
外嫁他乡的楼兰姑娘被同化
其神秘优雅气质被泥土和草粪代替
楼兰姑娘特有的美丽被蛮荒的蒙古水桶腰
粗壮的阿拉伯石板腰   天竺的双层下颌
匈奴的雀斑 塌鼻与汉朝的苍蝇屎所同化

早在楼兰古国灭亡之前  楼兰就已经不存在了
只存在于流水的传唱与黄沙的呜咽中
楼兰语言被草木鸟兽保存
楼兰文字被胡杨的枝条与蝎子 蜈蚣继承
楼兰原初纯朴的民风民情被马蹄深深踩于沙下
楼兰的宗教填入枯井  永远打不开

阿拉伯的石油之血  蒙古的羊脂之血
汉朝的猪血源源不断输入楼兰文明的血管
污染了它纯种的清澈血缘  改造了楼兰的基因
一个封闭的 田野牧歌的楼兰古国
被货如轮转 车水马龙的商业楼兰打败
撕掉了它全部衣裳
姑娘被娶走  水被喝光  石阶被踩平
门框被挤破  空气中的氧原子被吸光

晚期的楼兰古国再也见不到披面纱的姑娘
再也看不到窗帘后欲说还休的羞答答眼神
那双流水般为异乡人开门打水的纤纤玉手
成为街头三弦小曲弹唱的回忆内容
街头巷尾充塞着随地吐痰的匈奴悍妇
与大声放屁的蒙古肥婆  
晚期的楼兰  旧街区 旧寺庙统统
被商业这驾推土机推平
被利益这支执法队强拆
古楼兰的藏经阁 万神殿 图书馆
被异族势力改造成美容院 酒店 麻将馆



被异族文化污染的楼兰


南来北往的商队污染了楼兰的物种
天竺的蝙蝠鱼被带入罗布泊
教习当地的鲤鱼飞翔  教螃蟹 鲶鱼念佛经
波斯帝国的乌鸡与楼兰草鸡杂交生下的怪鸡
会说梵语  爱吃棒棒糖
楼兰古国的纯粹被打破
大理国的鸬鹚移栽到孔雀河后  公然冲到街上
把姑娘叼在嘴里跑掉
阿拉伯人缠头巾的习俗传染了大量物种
白鹅 肥猪 蚯蚓纷纷缠头巾  吃素

楼兰语天生的青草味被雨水冲刷
梵语 波斯语 汉语强行渗透
楼兰庙宇的祷告 祈福越来越生疏
楼兰人信仰的土神听不懂祈祷语了
楼兰在每朵浪花中消失
楼兰男人赤膊驰骋的彪悍民风
被江南书生的文弱气息同化
过去闪电般推门而入如今变成了
“僧敲月下门”式的优雅

女人们大白天打着火把上街寻找从前的男性雄风
八个月不洗澡  鼾声如雷  胡子拉碴的男性气质
被汉族秀才的弱不禁风代替
牛粪烧菜被蜡烛取代  烈性酒被葡萄酒替代
粗糙的语法被文绉绉的修辞同化
幽深的罗布泊突然迎来了满载兵器的帆船

楼兰不是被风沙消灭的  也不是瘟疫
更不是某场战争或严酷的干旱
楼兰死于自己的繁荣

热恋中的楼兰男女可在波浪中 屋顶上 草窝里
雪野上自由交欢  
可任性地命令浪花 露珠 草垫成为婚床
他们不懂经史子集  没有礼仪教化  率性纯真
直接成为山川的一只手或河流的头发
他们像蘑菇般自然生长  从大地吸取养料
从来不会有长老或酋长用修辞术来约束他们

鱼行鱼道  龟爬龟路  相生相灭
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  夜不闭户  路不拾遗
姑娘们可放心在草丛中睡到天亮
女人们敢光着半个身子穿过街道
遗世独居的楼兰有自己的时间谱系
一种慢于汉族和阿拉伯族的生活方式
丝绸之路像现代瘟疫般开辟到楼兰
楼兰人意识不到一场灭绝种族的同化悄然展开了
柔情蜜意的谋杀  高举的屠刀
一切都没有疼痛  也无硝烟
只有低级战争才见血腥
由波斯人 汉朝人 阿拉伯人
共同铸造的商业文明消灭了楼兰文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 ) 

GMT+8, 2019-6-3 13:48 , Processed in 0.0502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X3.4©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var thisUrl = document.URL; var myStr = thisUrl.split( "/" ); var num = myStr.length; if(num < 5){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