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计划网

查看: 12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向武华《向武华诗十首》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9-5-12 20:46:0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向武华诗十首

1,闸口

那些附近防汛的村民,现在分散在
堤坝下的树林、麦田和菜地里
他们在埋头除草,摘碗豆,重新
种下这个季节的蔬菜,四月份可以
栽种的东西特别多,玉米苗、南瓜秧、
番茄、苦瓜、辣椒禾、四季豆
现在,那些牛羊也和劳作的人们一样
分散在草坡,或一棵棵老樟树下
那些明亮的雨水也分散在湖泊、港汊
和村湾一小块一小块池塘里,柔和、温顺
刚开始涨水时,草丰鱼肥
村民们在闷热的白塑大棚里忙了一上午
也会在下午,提着鱼桶到闸口边垂钓
直到落日的潮红散尽,小船静泊
闸口的人们在暮色中,如同一颗颗成熟的豆荚
有蔓延的藤须,也有漆黑、尖硬的核
这一切并非一成不变,风平浪静的傍晚
也会从有的房屋里传来哭泣声,长声叹息
深夜不灭的灯光,让人不安
狂暴的七月,大地开始收集雨水
如同收集埋在泥土中的不幸和悲伤
那些在药厂上班患上肝癌的女工,那些
啄食喷有农药草籽而暴命的黄莺、斑鸠
他们的怨情、愤怒也会被收集,如同一种惩罚
河水开始疯涨,浅水边的芦苇很快被淹没
石墙上的水迹不停地上升,浪涛煮沸了一般
卷着枯枝败叶,塑料袋,死猫,猪粪
像冰块一样随浪摆动,永不停息
分散的村民开始向闸口集中,他们平时
看起来是一块块零散、松疏的泥土
什么东西都可以在上面插,命运可以让人
变成一块石头。在暴雨狂风的黑夜,那么多石头
淋着雨水挤在一块,沉默又倔犟
他们有过自由、宁静、美好的时光
这是他们此刻,在闸口舍命阻拦暴虐的唯一理由

2,河街

河街的老房子已拆除干净
剩下一艘废船,一个民工小酒馆
还有挂在电线杆上摇摆的风筝
这是初夏的正午,我仅仅是路过这里
人群被明亮的风刮走
我唯一想起的,也是在一个正午
阳光荒凉,古老,有点斑驳的安静
一根水管爆破,水柱向四周
猛烈地喷射,那么刺眼,那么恍惚
它旁边碎石中的一棵孤莛花正值花期
开出喇叭形、洋红色的花
在那里,还有残留的墙基砖块
曾经有人在早晨或傍晚躬身浇水、松土
我再还能记得的就是,一个小女孩
提着蓝裙子从水管边跑过
她扇着小翅膀,眨着一双喜悦的眼睛
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一个瞬间,水管的水柱无力地
松塌下来,咕噜咕噜地吐着水泡
阳光射出第三只眼
荒凉点燃了,一小块镁片样的灵魂
亮瞎人的金属焰火
充满了河街的空气

3,梅川河边

梅川河在横岗山脚下
山上寺庙林立,山上流下的水
汇成一条河,河水清澈可饮
在这里饮水的有人,也有动物
不过人和动物还是不一样
一只噪鹛在河边饮水
顶多用翅膀撩撩水,不会把头埋进水里
一头黄牛拖着绳子来到河边
只饮水,不会把头埋进水中
一个长途跋涉的人,在河边蹲下
先是用手掌捧着喝,然后用大把的水
抺脸。抹着抹着,他突然把整个头
埋进了水中。我在想,埋进水中的头
能够安静地飞翔多远

4,黄梅县蔡山闸的落日

落日照在一件晒干的睡衣上
人已抽身,从一朵木芙蓉中离开
落日照在又硬又乱的白发上
作古者会有片刻再现,他们凭借
灵魂闪烁,灵魂并非软弱之物
它可以有铜铁的坚硬,只是它
更喜欢献出摩擦的火花。流逝
也在献出月季的花晕,落日在蔡山闸
正照在闸口管理站落满柳絮的小院上
照在一叶小木船和陈旧的桨上
照在一小块刚刚在江风中停息下来的水面
照在投满意杨树影的苜蓿田上
照在那个一无所获垂钓者的瞳仁上
这普通的落日,它照过的
都在献出事物本身唯一的阴影

5,清凉

一年四季,只有到了能洗冷水时
浑身才是解放的,自在的
这不亚于一棵刺槐等到了春风
哗啦啦全身花朵怒放,老刺也抽嫩芽
用冷水搓身子,当然不会在浴盆里
向文细湾龙凼四周镶边是金碧辉煌的麦田
比向文细湾龙凼更好的是梅川河
万历年间的县令在河两岸栽了两百棵梅树
比梅川河更好的是荊竹水库
你在内面游动时,能游到横岗山的菩萨身边
真正的清凉还是长江水啊
从雪山奔腾而来,裹挟着那么多细腻的泥沙
洗一洗,再热毒的身子也不会长痱子
盛夏季节,我看到父亲从苎麻地回来
在房屋前的老井边,坐在月亮的清辉中
一言不发,打了一桶水
从头淋到脚,一身的碎银闪亮
这黝黑骚闷的人世,也有清凉解救的时刻

6,果蝇

现在是二月,一切还没有恢复
一棵棵柑橘,柚子,甜橙
像刚分娩完的母黄牛,用尽了力气
头发蓬乱,眼神哀伤
只有乳头是鼓胀的,这一切
都是为新生命所积蓄
山鹡鸰急雨一样席卷山峦
但并无多少收获,树冠顶湍最后一个果实
也已滚落到地下
只有等待天气转暖
讨厌的果蝇开始在树枝间穿来穿去
那才是大好时光
坏人一样四处活动,甚至比栽种者
还急着分享

7,通向江边的一条小路

向左的车子排着长队,不耐烦的司机在鸣笛
我向右,一个人,步行穿过一堆轮胎
离厂区宿舍不远,很快就发现了一条通向江边的小路
最先看到的是一只废船,有人在旁边耕种了一小块菜地

我并没有特别的事要做
沉思默想也算不上一件事
在起大雾时,这条路肯定没有一个人
下雪的傍晚或大雨滂沱的早上
这条路上也肯定没有一个人
有一群凤头百灵飞过,她们算不上这条路上的人
她们有翅膀,她们不会彳亍,那么迅捷地
赶往前面的护堤林,比司机都急

河水缓慢,好像没有什么可流淌
积雪和冰块早已到了千里之外
地锦草绿得有点早,停在岸边的货船熄了烟火
一个人是自由的,也是尴尬的
遇到一个贪玩的小孩,会让你惊喜
而遇到一个哭泣的女人,你
并善于劝说,因为你说惯了悲凉的话

8,戊戌年天干

我们坐最后一班船回来,河岸边停满了
运冬瓜的三轮、改装农用车和拥挤的劳工
农妇们显然有点兴奋,落日把她们照得特别壮硕
河水流金,有些东西永远不会被看见,也不会被记录

在船上,我们谈到冬瓜的价格
棉花加工厂的张总讲,今年不错,一斤卖到四毛
为什么呢?为什么?往年不都七八分钱一斤
无数的冬瓜烂在地里,没有人收获

他说,今年天干,冬瓜没有产量
种冬瓜的能赚个七八上十万,挺不错
说话间,船老大偷偷地在一辆农用车上
把一只大冬瓜搬进了驾驶室,用油布盖上

这算不上大,旁边有当地的农工
他说前不久在洲上发现一只一百二十多斤
还有更让我惊奇的吗?大旱之年
长江上的沙丘越来越宽阔,轮渡在一条夹缝中行驶

9,倒树

栽下一棵铁树,什么时候?
这似乎不再重要,为什么栽它?
这似乎也讲不清,听说铁树避邪
也无法证明。问题是,现在我
要砍倒这棵铁树,它长得过于茂盛
坚硬,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我有一把斧头,可能好对付些
并不是家家备有斧头,我家就没有
我只有一把肉刀,用它可以轻易地
剁碎鸡胸、猪脚。只能试试肉刀
一棵强硬的树,毕竟也是肉身
不能说一棵叫铁树的树就不是肉身
想到这里,我为之一振,决定
用肉刀试一试。抽完一根烟,戴上手套
我先砍掉它的长叶,每一根都是刀剑
再来绕着它粗壮的根,一刀一刀
用力地砍,开始就真是砍在铁上
没有砍几刀,就浑身发热,嘴唇干渴
一刀一刀地砍下去,喷出来的树屑
越来越嫩,接近树心的地方,已脆嫩
得象卷心菜叶,像一块块肥嫩的肉
最后只需轻轻踩上一只脚,一推就倒了
褐色铁皮一样的铁树皮,包在树中心的
树干,似乎要流出一滩清水,让我拿肉刀
的手,突然一软,刀脱手落到满地的树叶上

10,退水季节

涌到岸边兴师问罪的滔天洪水
开始撒退,一只怪兽终于转身
那些咆哮的,横冲直撞的
在这个冷清的秋天早晨
变得垂头丧气,丢盔弃甲

所有洪水退去的地方都成为肥沃之地
所有洪水退去的地方都成为开阔之地

当我心里洪水汤汤
来到江边四顾茫然时
特别羡慕那个在树林里开垦的老人
他有了一块留有水迹,布满
鸟粪丶落叶、枯草
现在已璨然一新的小菜园
在那里他可以种上他喜欢的
芫荽丶莴苣丶卷心菜丶红薯

沿着退水的河岸
我可以看到远处连绵的青峰
一个个静止的浪头
在我摇晃时,它们开始稳住我

简介:向武华,男,1968年出生于湖北武穴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诗,作品散见于全国各报刊、选本,主要作品有长诗《栖息之地》、《且酩酊》、《白纸黑字》及诗集《流》、《平行与碰撞》,。身份证号:421182196806010010微信号:xwh13617137933
通联:436400  湖北省武穴市城西正大一村55号向武华  电话:1361713793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pk10在线人工计划 ( ) 

GMT+8, 2019-5-23 23:04 , Processed in 0.05164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X3.4© 2001-20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var thisUrl = document.URL; var myStr = thisUrl.split( "/" ); var num = myStr.length; if(num < 5){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